主页 > 综合热点 >

1992年北京西直门惊天枪战:11名刑警血战受伤

编辑:小豹子/2018-06-14 13:55

  1992年3月11日中午11点45分,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处获取信息,被通缉的犯罪嫌疑人王连平和四五个年轻人正在西直门内大街的同乐饭馆聚餐。王连平的明显特征是脚上穿一双明黄色新皮鞋。

  一年前,王连平伙同他人在海淀区持械抢劫后逃跑,名字上了北京市公安局的通缉令。北京市公安局已启动了“两会”保卫工作,市公安局刑侦处决定立即捉拿持械抢劫累犯王连平,以防其在京继续作案,扰乱“两会”期间的社会秩序。

  那人有枪!

  任务布置到刑侦处副队长殷果芝时,殷队长正在吃午饭,他放下饭碗,叫上身边的10兄弟,直奔西直门而去。上车前,殷队长与刑警小梁分别带了1支“六四”式手枪。根据情报,王连平他们身上可能带有气枪等器械。

  大约12点20分,刑警们到了西直门内大街。殷队长吩咐把车停在离同乐饭馆200米远的地方,以防惊动王连平。

  行动前,老殷他们悄悄把饭馆内外侦查了一番,发现与王连平一起吃饭的不是四五个人,而是20多人,饭馆不大的店堂几乎被他们占满。并且,同乐饭馆还有后门可以进出。

  殷队长立即意识到自己的人带少了,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王连平。他把侦查员做了分工,特意派带着枪的小梁把守饭馆后门,防止王连平从后门溜走。

  殷队长还没部署完毕,突然看见同乐饭馆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个脚上穿着明黄色皮鞋,身穿黑皮夹克。

  王连平要跑!殷队长一使眼色,就与侦查员小谢、小刘等迎上去。小谢对穿明黄色皮鞋的人喊:“王连平!”

  穿明黄色皮鞋的人愣了。正是王连平。殷队长等齐动手,当即把王连平和另外3人按倒在地。

  殷队长他们给王连平等人铐手铐的时候,几个人拼命叫喊挣扎。饭馆里窜出几个人,其中一个家伙从怀中掏一支锯短枪把的五连发猎枪。

  小刘大喊一声:“那人有枪!”

  殷队长听后,拔枪迎向拿枪的家伙。拿枪的家伙不等殷队长举枪,向殷队长连续开枪,暴雨般的铅粒打在殷队长的脸上和胸上。殷队长栽倒在地。

  侦查员小任见状前去营救殷队长,另一个歹徒抽出五连发猎枪射向小任,小任的背部、腰部、臀部中了近百颗铅粒。侦查员小张在弹雨中冲上去拿过殷队长的手枪,被另一个从饭馆里窜出的家伙用火猎枪打中右肋和右臂。

  暴徒们要抢夺王连平,数把猎枪从几个方向对准抓住王连平等人的侦查员和救助殷队长的队员们射击,侦查员们抬不起头,但依然紧紧按住王连平等人不松手,负伤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的殷队长也坚持不离开。密集的枪弹中,侦查员小李右臂中弹骨折,小朱身上也多处受伤。更多的歹徒冲上来,侦查员大半受伤,寡不敌众,王连平等人在同伙的接应下趁机反扑,掏出凶器猛刺侦查员。

  枪响后,带着枪的小梁盯住一个拿猎枪的家伙,追赶那家伙缴了他的枪,然后立即回来增援殷队长他们。激战中,小梁的太阳穴处也被打进两颗火枪铅粒。

  侦查员小张刚拾起从老殷手中滑落的手枪,就被霰弹击断了右臂和肋部。臂膀挨了棍子的小葛从受重伤的小张手中接过手枪,与小梁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枪。

  但是他们却没有扣动扳机。现场西内大街本来就窄,往来车辆和人群密集,枪战开始后,过往的行人惊恐万状,东逃西窜,马路被车辆堵得严严实实,歹徒混杂在拥挤的人群里,让小梁、小葛不忍开枪,他俩只得把枪口抬高,冲天鸣放。

  歹徒们逃离后,有群众拨打“110”报警,很多热心人把负伤的侦查员送往医院。

  不惜一切代价抓捕所有犯罪嫌疑人

  西直门浴血之战震惊了京城,也惊动了北京市委、市政府和公安部。嫌疑人每人都持有凶器,特别是火猎枪,多达数支,公然与执法警察展开激战,不仅妨碍公务执法,也侵害了国家法律尊严和权威,更给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带来威胁。

  特别是民警人身权益被侵犯的严重程度实属罕见,11名刑警都不同程度受伤,殷队长受伤最重,头部中弹6发。医生说,殷队长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脑袋全被血染红,肿得有洗脸盆那么大,他失去了右眼,右脑被打进7颗铅粒,左眼视神经被打断,视力几乎为零,手术后,他脑子里的几粒沙弹无法取出,只好留在那里。

  由于伤势严重,在长达8个月的时间里,殷队长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毫无知觉。医生说他随时可能停止呼吸。可是,殷队长顽强挺了过来,一年多后,他醒过来了。又过了一年,他能走出病房晒太阳了。但是,毕竟颅脑损伤太过严重,殷队长要忍受难以忍受的痛苦,经常发生癫痫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痛苦难当。脑袋上因为嵌着铅弹,遇上阴天下雨就隐隐作痛,一只耳朵失聪,另一只仅有些微听力。

  北京市委和公安部都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抓捕所有参与枪战的犯罪嫌疑人。北京市公安局当天召开紧急会议,市局主管领导亲自挂帅,组成了由市局刑侦处,西城、东城、海淀公安分局主管领导参加的专案领导小组,抽调精兵强将,迅速投入侦破工作。

  案发地在西城公安分局管辖区域,西城分局全力以赴,分局刑警队和管辖西内大街的新街口派出所,当天下午就根据线索,陆续审查了在同乐饭馆吃饭的甘振发等10余名嫌疑人。

  甘振发说,这两天,他连续在同乐饭馆宴请他的一些小兄弟,这些小兄弟曾帮他料理父亲的丧事。事发前一天的晚上,甘振发宴请的一拨小兄弟里,有4人来自于海淀区,4人都喝了不少酒,露出了身上的各式武器,4人有带五连发猎枪的,有带单管猎枪的,还有一个带着一把藏刀。

  事发的当天中午,甘振发继续宴请宾朋,这次来的是东城区和西城区的两伙哥们儿弟兄,两伙人也带着猎枪等,有五连发式的,还有手枪式猎枪。头一天来的海淀区的4个小兄弟再次出席。

  甘振发说,他不知道他那些狐朋狗友的真实姓名和住址,只知道海淀来的叫“小平”、“小增”、“老猫”、“小个子”,西城区来的几个人叫“小宏”、“小峰”,东城区来的叫“小胖”和“老胖”。

  这个甘振发也是一个有前科的人。1987年,他曾因流氓斗殴被强制劳动3年,解除强劳处罚后,没有正当职业,是西直门一带有名的混混儿。专案组当时还没掌握,甘振发其实正是海淀分局正在查缉的差点儿扎死一个出租汽车司机的作案人。事后查明,当年1月17日晚,甘振发从五棵松上了一辆出租面包车,下车的时候,他不肯付费,咒骂司机多要钱,司机和他讲理,火冒三丈的他掏出弹簧刀向司机胸部连刺4刀,然后逃跑。司机被人送到医院后,医生发现刀伤从左胸贯通至胃底,司机险些丧命。

  甘振发其实是知道那些人的真实姓名和藏匿地的,他故意隐藏不报,“小平”就是被通缉的王连平。

  另外10余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名嫌疑人在被审查的时候,都千方百计证明自己没参与枪战,并且和甘振发一样,说了一大堆参加作案人员的小名和外号。

  深夜,专案组仔细梳理线索,发现一位出租车司机提供的线索很有价值。

  案发时,那个出租车司机开车到现场附近时,路上塞车,听人说前面出事儿了,就想掉头绕行。可是,刚掉转车头,车门被人拉开了,钻进来4个人,其中坐在前边的高个子手里的猎枪还带着火药味,后排座上一小个子的胳膊受了伤,还在流血。司机意识到这4个人不是善人,可能会危及自己的生命,于是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猛踩刹车,趁4个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拉开车门跑了,并借一商店的电话报了警。

  刑警们赶到出租车停泊处,车早已空了。刑警们根据出租车司机的描述,判断4个人可能是甘振发说的海淀的“小平”、“小增”、“老猫”和“小个子”。

  相继落网

  第二天,海淀分局调查来的情况证实,“小平”正是被通缉的抢劫嫌疑人王连平,“小增”大名叫董世增,“老猫”叫赵英涛,“小个子”叫于月忠。

  董世增也是海淀分局正在搜捕的枪贩子。

  西城分局还同时摸出,现场持手枪式火猎枪的人姓陆,戴手铐逃跑的小峰是他弟弟陆世峰。

  东城分局也及时查出小胖叫赵延国,老胖叫王立谦。案发的当天上午,王立谦开一辆红色大发车,与赵延国、小宏一起去赴甘振发的酒宴。

  上述人都有前科案底,平时他们不着家,长期外逃、外漂或人户分离,按户口找到住处,人却早不住在该地。

  第二天晚上,专案组了解到,那天王立谦开的红色大发车,是一个叫小杰的人的,小杰家住东城区和平里。

  当夜,专案组的侦查员和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小杰家。一进门就看见与小杰喝酒的人正是王立谦。

  王立谦也是一个混混儿,曾因打架被劳动教养过。王立谦说,虽然他和赵延国、小宏一起去赴宴,但是枪战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厕所里蹲着,出来后,见事不好,便偷偷逃回家,没参战。

  这时,有一个叫小伟的人来专案组自首。小伟提供,用五连发猎枪连续向殷队长射击的是赵延国。

  王立谦也交代说,以前他与赵延国、小宏等经常在亚运村地区的惠亚饭馆聚会,出事后,几个人还在惠亚饭馆后院的小屋里密谋,赵延国和小宏说,“这次娄子捅大了,北京不能呆了,得弄点儿钱上外地去躲躲。”

  专案组研究认为,惠亚饭馆可能是这伙歹徒的一个窝点。侦查员立即赶去惠亚饭馆调查。赵延国正藏身惠亚饭馆的后院。

  侦查员正预抓捕赵延国的时候,如惊弓之鸟的赵延国匆匆出了惠亚饭馆,坐上一辆出租车仓皇离开。

  按照事先制定好的方案,3辆警车追赶围堵赵延国乘坐的出租车。出租车被迫停车,车上的赵延国被擒,侦查员在他怀里搜出了一把匕首。

  专案组乘胜追击,第二天又把在现场用石头砍砸侦查员的朱沈京抓获。接着,与王连平一起脱逃的路世峰也被抓获。

  第三天夜里,专案组又获取了王连平、董世增、赵英涛、于月忠的逃窜踪迹。

  王连平、董世增等4人沆瀣一气、劣迹斑斑。1991年6月,4人带猎枪和匕首挟持柯某,殴打后勒索1000元钱,柯某被逼得服毒自杀,险些丧命;7月,他们在海淀“小三蓓”餐厅喝酒时,与餐厅女老板寻衅,来餐厅结账的某公司业务员好心劝说,他们用酒瓶、板凳一通暴打,还趁乱抢走了140元钱;10月,他们在海淀园颐餐馆喝酒,于月忠无故把一顾客打了一顿,造成无辜顾客头部外伤、牙齿脱落;12月,他们在西直门内大街一个体饭馆喝酒时,见一姓张的顾客与店主发生口角,王连平抄起菜刀要砍张某,张某吓得往家跑,王连平追到张某家,连砍张某10多刀后才罢手……

  王连平等4人西直门行凶后,本想搭乘出租车逃离现场,没料到出租车司机弃车逃亡,4人重又拦截出租车,逃到家住海淀区蓝靛厂的同伙姜永泉家里。

  姜永泉见王连平4人如惊弓之鸟,于月忠的右臂负了伤,并不停地流血。于月忠的伤是混战中被同伙的猎枪打的。姜永泉知道哥儿几个可能遇上了大麻烦,不愿意留他们,给了他们300块钱,让他们另谋他处。

  4人又去找杨晓萍。杨晓萍是个体水果摊贩,河北保定人,出于自保之心,她与4人打得火热,被4个人称为“铁姐们儿”。

  见了杨晓萍,王连平谎称于月忠不小心,玩火枪把自己给打伤了,怕引起警察怀疑,不敢在北京的医院治疗,想到外地躲躲。

  在市面上混的杨晓萍明白哥儿4个可能惹事了,不敢在北京待。她说自己有个亲戚在河北省高阳县医院当院长,并连夜与4人一起逃出北京,躲进了河北保定杨晓萍的老家。

  几人在杨晓萍老家的老宅落脚未稳,侦查员就追了来。

  抓捕王连平等人的夜里,河北保定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凌晨4点,雨中赶来的侦查员们,在当地同行和武警的协助下进了村子。这是一个有着几百户人家的村庄,一模一样的农家院落密密麻麻,侦查员们一时找不到杨晓萍家老宅的准确位置。直至东方发亮,雨停了,侦查员才确定了目标。

  那是一个深宅大院,院内一棵大树,坐北朝南6间北房,院墙约有3米高,两扇大铁门牢牢隔开院内院外。一名侦查员攀上高墙,轻盈跳入院内打开了大门,侦查员鱼贯而入。

  正在这时,“吱扭”一声,北屋的门开了,一个人探出半个身子,是杨晓萍。她见到院里的情况后,马上缩回屋去,对着土炕上的人喊:“快起来,警察来抓你们了!”董世增翻身跃起,窜到旁边的屋内躲藏。

  在杨晓萍缩回屋的同时,侦查员们跟了上去,跃上台阶,举枪打碎玻璃窗,枪口对准了屋内:“屋里的人都不准动!我们是警察!”

  几乎是同时,一名侦查员猛地把房门踹开,冲了进去,后面几个侦查员也一拥而上。王连平、赵英涛和于月忠被按在被窝里,他们枕边放着一支五连发猎枪,一颗手榴弹,还有一把锋利的藏刀。

  躲在旁边屋里的董世增也没敢抵抗,被铐上手铐。

  三天三夜抓捕,除了外号“小诸葛”的路世宏外,参与枪战的犯罪嫌疑人均落网。当年尚没有禁枪的法令,但枪支持有者需要到公安机关办理持枪证,方为合法持枪人,而上述人均没有获得持枪证。

  4月30日,到外地躲风头的路世宏刚潜回北京,就被蹲守的侦查员抓获。至此,震惊中外的“3·11”西直门枪战案彻底告破。

  5月26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宣判大会,王连平、董世增、赵延国、赵英涛被判处死刑;于月忠、刘宝林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甘振发被判处无期徒刑,朱沈京、路世峰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包庇上述罪犯和为罪犯私藏枪支的李华、季学珍、路世明、杨晓萍、姜永泉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至7年。

  后记:

  这起案件并不复杂,为了抓获一个通缉犯,11名刑警浴血奋战,并均受了伤,社会成本沉重,而如此猖獗的犯罪对人们心灵上的冲击,代价恐怕更大。案件的重要情节是“袭警”,但时至今日,我国刑罚是否增设“袭警罪”,还在讨论中。

  2008年3月11日,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新沂市公安局局长刘丽涛提出应在刑法中增设袭警罪的动议。刘丽涛认为,警察执法代表国家,享有履行法律赋予的权利和义务。袭警行为不仅是对警察生命健康的威胁和损害,也是对警察执法权威和执法尊严的挑战,更是对国家法律尊严的藐视、挑衅和践踏。当前的袭警行为有愈演愈烈之势,很大程度上源于对袭警行为的打击力度不够,现有的法律对此规定得比较笼统,对袭警行为只是按照妨碍公务罪来处理,达不到威慑犯罪的效果,应该增设袭警罪。刘丽涛等35位全国人大代表提交的在刑法中增加“袭警罪”的议案,没有得到更多的附议。

  世界上的确有很多国家都设有“袭警罪”,但中国的情况不同,上述罪犯的成长环境也特殊,王连平等人都是在“文革”中长大的年轻人,他们在接受遵纪守法教育的时候,国家法律形同虚设,公检法被“砸烂”,执法机构的工作人员被藐视,以致“文革”结束后社会情势是坏人猖獗,好人受气,虽然经历了1983年“严打”,社会治安一度好转,但长达10年的破坏,一些人的法制观念淡薄,加之法制也不健全,使得犯罪高峰不断出现。

  严峻的治安形势,催生了法律,1996年10月1日起,施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其中第三条规定:“国家严格管制枪支,禁止任何单位或者个人违反法律规定持有、制造(包括变造、装配)、买卖、运输、出租、出借枪支。”第六条更是对枪支的使用、持有作了明确规定,第四十六条规定:“本法所称枪支,是指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利用管状器具发射金属弹丸或者其他物质,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的各种枪支。”第四十一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此后,中国开始了全面禁枪,《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出台后,之前的持枪证全部作废,违法持用枪支就是违法行为。这无疑对减少涉枪案件起了积极作用。